荔川文荟>仙侠小说>窄巷 > 02记不清了
    “唔——!!”

    想握住点什么东西支撑的手被抓了回去,反拧在背后,全身的支撑点只剩下跪着的双膝和连潍抓着他双腕的手,以及——后穴里毫不留情直冲到底的阴茎。

    嘴被堵住了,连潍嫌他太吵。

    “骚逼这么紧,被多少人操过?”连潍拽着曲默的手腕把人又往上扯了扯,他扯出那胡乱塞成一团的毛巾,瞥了眼上面被津液润湿的大小不一的错乱图块,扔到了一遍。

    橘红色的落日穿过透明澄净的落地窗宽容大方地落在被弄得凌乱不堪的床铺上,被角落随风晃动的绿植阻挡成了带着一块块不规则漏洞的光影,像是——

    曲默眯了眯眼,试图甩开眼前的重影,迟钝的脑子久违地向前跨了一步,像流动的血液,他想。

    “记不清了。”发出的声音似乎是声带摩擦在粗粝的石头表面,稀碎的沙砾组成了沙哑的话音,“上一个应该是,”

    声音跌进了空气,最后一点声响都被吸收殆尽,然后归于沉寂。曲默似乎是在冗长的记忆里面找寻,好半会儿后才接上,“一周前。”

    “一边在网上勾搭我一边被别人操?”连潍似乎并不意外。

    “我喜欢这样,你不知道吗?”

    脸猝不及防摔在了柔软的床垫上,极好的回弹性甚至让他上下悠了两下,曲默还有点懵,直到皮带劈头盖脸地甩在了他裸露的背上。

    “唔——!!”

    想握住点什么东西支撑的手被抓了回去,反拧在背后,全身的支撑点只剩下跪着的双膝和连潍抓着他双腕的手,以及——后穴里毫不留情直冲到底的阴茎。

    嘴被堵住了,连潍嫌他太吵。

    “骚逼这么紧,被多少人操过?”连潍拽着曲默的手腕把人又往上扯了扯,他扯出那胡乱塞成一团的毛巾,瞥了眼上面被津液润湿的大小不一的错乱图块,扔到了一遍。

    橘红色的落日穿过透明澄净的落地窗宽容大方地落在被弄得凌乱不堪的床铺上,被角落随风晃动的绿植阻挡成了带着一块块不规则漏洞的光影,像是——

    曲默眯了眯眼,试图甩开眼前的重影,迟钝的脑子久违地向前跨了一步,像流动的血液,他想。

    “记不清了。”发出的声音似乎是声带摩擦在粗粝的石头表面,稀碎的沙砾组成了沙哑的话音,“上一个应该是,”

    声音跌进了空气,最后一点声响都被吸收殆尽,然后归于沉寂。曲默似乎是在冗长的记忆里面找寻,好半会儿后才接上,“一周前。”

    “一边在网上勾搭我一边被别人操?”连潍似乎并不意外。

    “我喜欢这样,你不知道吗?”

    脸猝不及防摔在了柔软的床垫上,极好的回弹性甚至让他上下悠了两下,曲默还有点懵,直到皮带劈头盖脸地甩在了他裸露的背上。